于世清浊

高三狗。自留地。

自然
编织的画布
不能抚慰
我的嫉妒
只有加倍努力

我拍死了一只虫子,它弄脏了我的墙。

我真的是一个特别负能的人,胆小自私懦弱善妒自大狂妄,总是以恶意去揣度别人,却又在别人面前装得很自然。
没有交心朋友,想要拥有却又觉得对方难以信任,控制欲极强,有一点不顺心就会抛弃所有,末了又舍不得悄咪咪捡回来,可是看着裂痕又不自觉怒火中烧再次丢弃。
但是没有人知道我是这样的,除了我自己。
喜欢一个大我十岁的人,我以为我是喜欢她的,但又总是不自觉哭出来,可我哭的又是什么呢。我为自认为的付出真心和难以企及所感到的自我满足而哭泣。我真的能想象和她在一起生活吗?估计不能。
所以啊,我注定是个孤独终老的人,因为谁都不配看见真正的我。

是负能碎碎念
加了一个英语学习群和读书交流群,两个群都有那种自以为是的人存在。满嘴我觉得,对内容还不深了解就直接谈核心。主要是他把两本书都断定得那么随意在我看来是对文章的亵渎。英语群里的那位仁兄不好好看文章,每次都对剧情里主角的行为高谈阔论,说什么对方脑子有问题啦不应该这么做之类的。个人对于这种有直男癌思维的男性十分厌恶,看见这种人发消息都觉得烦躁。
另外一个我不那么喜欢的亲戚带我不认识的所谓她的朋友到我家看电视,我老爹同意了,就有一种领地被侵犯的烦躁感。反正讨厌一个人无论他做什么都讨厌。

昨天的日推大多是有点小确丧的情歌,最喜欢的一次歌单。
偶尔也会有的吧……莫名而突然的,悲伤快要从身体里溢出来的感觉……虽然似乎是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强说愁……
心情丧丧的就会想要一些萌萌的东西来陪伴,比如说猫。
每次当当打折都有一种它在抢我钱的感觉……但实际是的确优惠力度很大啦……基本上大部分零花钱都贡献给了书……可是买回来又不会看……
纵使世界上有千百种的不理解与刁难,只要有一个人对我展现出温柔,那便值得,也甘愿。

为什么呢,不自觉地流泪了。
这首歌对我来说应该就是情歌吧。求而不得的苦情歌。
她明白,她明白,我给不起,于是转身向大海走去。

最近总是一点睡,最近总是不注意就把自己刮伤,最近总是在担心暑假作业,最近总是冲动消费后理智回笼。
深夜,黑暗,客厅,打开手电,只有餐桌上茶壶里那透亮的一抹白给我慰藉。

翻了翻书柜,没想到有生之年我还能拥有绝版书。《镇魂街》当时有一阵子挺喜欢的,作者还在画,已经好几年没看了(绝不是因为穷)。我本质上算是一个热情退却得蛮快的人,现在似乎找不到当年追漫画时的激情。

《琉璃夜》成坑的时候更到圣诞节,那时挺难过的。《虐斋》《日渐》《黑瞳》都是现在脑子里还有印象的恐怖题材漫画,几个月前看的时候被有妖气下架了,今天去看又恢复了,但其实很多东西都不记得了。

有位作者坑了三年,但是我还是对她的画风念念不忘,现在还在坑而且作者杳无音信,之前她有说要赚钱糊口所以漫画缓一缓,我想知道她是否还在坚持漫画,然而我无从得知。另一位作者七年下来还在断断续续发布作品(虽然是少女漫画风我当时很喜欢她的剧情),虽然从公众号里她所说明的生活条件依旧不那么如意。

以前各路大大都是为爱发电,现在版权意识逐渐建立,优秀的作品也能带去可观的收益。但我找不回以前的心了,可能真的老了。漫画追更不像小说,每天每周都或多或少有掉落,非专职漫画者更是如此,我就真的看到过一部年更作品,可惜名字记不得了不然去看看这几年有没有稳定更新。随着时间流逝人总要从漫画中毕业,不忘初心真的太难了。

(作业不做在这瞎写些什么东西摔

就是这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使命感超级戳中我的点啊!